首頁>鋸齒觀點>為什么說工業互聯網是2016的新機會?
返回上級

為什么說工業互聯網是2016的新機會?

發布:2016-1-31來源:互聯網思維點擊:3973

當我剛開始接觸投資的時候,曾經有一次問一位業內非常知名的大咖(這里因為有所不敬,就不泄露名字了),您是如何判斷投資領域的?大咖霸氣側漏的回復 “看趨勢”。

我當時覺得對前輩的崇敬有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但是回家一想,好像被忽悠了!看趨勢,看趨勢,跟沒說一樣,那到底如何判斷趨勢呢?后來讀了不少書,交了不少學費,我才發現了一點秘密,并且憑借這一手賺了點小錢。今天分享給大家,跟大家說說,我是如何判斷出工業互聯網是一個趨勢的。

絕不是因為它是高新技術。

我最愛說歷史,所以這還得從中國的經濟發展的前幾次機會說起。

過去的三十年里,中國實現了非常高的經濟增長,舉世矚目,我們通常把經濟的增長歸結于投資、消費和出口三駕馬車,大家也從來不覺得這個劃分有什么問題。

可是如果深究一下,這三駕馬車的說法是怎么來的呢?

其實就是把 GDP 的增長劃分一下,發現大致是按照投資、消費和出口分布的,于是我們就把這三個并稱為拉動經濟增長的三駕馬車。

發現問題了嗎?我們跟在一輛馬車的后面,指著它留下來的三條車轍,然后說,這是他們仨拉著這輛車往前跑的!

那拉動經濟增長的到底是啥?

是改革開放。

這還用你說啊!

你看你脾氣就是急,且聽我慢慢講。

最近三十年,中國經濟的增長其實有兩條主線,一明一暗。

先看明線,叫做市場的不斷開放。

如果我們生活在改革開放前,一個老農民,種地之余自己養了兩頭豬,拿到市場去賣,會被抓起來,這叫割資本主義尾巴。你要是敢在南方進點糧食上北方賣去,那這罪可大了,這叫投機倒把。

商品買賣,這個今天我們司空見慣的事情,在一個封閉的市場下卻是不可想象的。

所以這三十年正是市場的不斷開放,給經濟發展帶來了第一動力,原因我不細講,各種書里都有,如果你非認為越封閉的市場發展越好,那請你先回中學政治課上回回爐。

這里面就有一個關鍵問題,就是市場的開放不是一瞬間完成的,它是逐步一點點完成的。這樣就會出現一個問題,就是在這個二元化的市場上,一部分市場的價格和競爭已經開放了,而另一部分市場的價格和競爭還沒有開放,這就有一個斷層,我們就可以套利。

二元化市場套利,這就是改革開放的第一個機會。

王石自稱自己的第一桶金來源于深圳販賣玉米,就是這種套利機會下的產物。當時他發現以前中國北方的玉米要運到南方,都要從香港轉運,這價格就上去了,如果直接可以從北方運到深圳,可以賺取不少差價。于是他跑去廣東海運局讓他們開辟北方航線,并開始倒賣玉米。1983年4月到12月短短 8 個月,王石賺了 300 多萬元。

順便插一句,你可能會奇怪,如果王石只是個一窮二白的小屁孩,海運局憑什么理他呢?因為他是省委書記的女婿啊……中國的第一波企業家,并不是靠他們所宣稱的創新和勤奮發家地。而是通過利用開放和封閉市場中的斷層的二元化套利發家的,當然,這個利不是誰都能套的。

書接前文,不斷開放的市場給我們貢獻了一個經濟發展的土壤,但是真正在這個土壤上灑下種子的是什么呢?

這就是經濟發展的暗線,貨幣超發。

這就不得不說到中國的民族特性,我們恐怕是世界上最愛錢和最愛攢錢的民族之一,金錢的數字對于中國人驅動的魔力是非常大的。同樣的貨幣超發,在中國的經濟激勵效果,要遠大于其他國家。

這三十年來,政府一直在有意的超發貨幣,讓大家的投資看起來有豐富的賬面回報,這樣就會刺激你繼續投資,擴大產能,經濟就會繁榮。

但是高中課本就教過,超發的貨幣到了市場上,會造成通貨膨脹。沒錯,不過跟市場開放的進程一樣,貨幣也不是一下子就到市場上的,也是逐步的。所以第一波獲得這些超發貨幣的人,并沒有遇到通貨膨脹,所以他們是實際上享受了超額收益的人。

貨幣往哪里定向超發,那里就是機會。

中國剛開始改革開放時,還沒有成熟的金融股票市場,甚至沒有房地產市場,所以超發的貨幣只能進入普通商品領域,造成普通商品價格的暴漲。而在實質性暴漲之前,所有從事普通商品行業的人,也就是第一波接觸超發貨幣的人,都發財了。

80-90年代,大家可以回憶一下哪些人發財了,賣面粉的,賣襪子的,賣茶葉蛋的。哪些人窮呢,搞導彈的。你說導彈不如茶葉蛋技術含量高嗎?顯然不是,但是搞導彈的沒有享受到市場開放和貨幣超發的兩個套利機會,所以再高科技也沒用。

今天有很多創業者說,我的技術非常好,是未來的方向。你太天真了,我們真正應該投資的,不是高新技術,而是貨幣超發的方向,貨幣往哪超發,我們就投哪。

繼續前文,普通商品大幅上漲,會有什么問題呢?顯而易見,物價上漲。

一些年紀比較大的朋友可能會有記憶(反正兔哥那會還小),80年代末開始,物價飛漲,人們開始瘋狂的把手里的貨幣換成實物。到94年,物價每年上漲兩位數以上,已經嚴重威脅到社會穩定了。

這個時候,政府終于發現,自由經濟是扯淡,必須要宏觀調控了。但是政府怎么辦呢?停止超發貨幣?那不可能,停了經濟怎么增長。

所以政府想到了索羅斯老爺子的話,一個泡沫需要用一個更大的泡沫去承接,這就是經濟發展的本質。

為了物價不上漲,我們必須吹一個新的泡泡,把超發的貨幣吸進去。

于是1995年,房改開始了。

同在 1995年,十四屆五中全會,將證券市場納入國民經濟發展計劃。

順便說一下,萬科是在1993年將大眾住宅確定為公司核心業務的,原因據王石自己說,是跟時任國務院副總理兼中國人民銀行行長的朱镕基有一段關于房地產的對話,發現了政府要將貨幣超發的水灌進房地產,于是開始了房地產業務。

這孫子命真好。

希望他這次命能同樣那么好。

接下來的二十年里,政府用一系列手段,包括房產貨幣化,推動房地產抵押貸款等等,把貨幣超發的水一點點的灌進了房地產。

這里我要說一下,萬惡房地產當時其實是一個非常好的吸收貨幣泡沫的行業,它的積極意義遠大于消極意義,應該說房地產對于維持中國經濟二十年的繁榮功不可沒。

首先,中國人從農業社會過來,喜歡房子,買了房子不會輕易賣,可以保證這些錢長久的不被拋售,比銀行被擠兌安全多了。

其次,房產可以作為抵押物抵押給銀行做貸款,是當時我們落后的金融體系能有效發放貸款的手段。

第三,房地產能夠帶動上下游產業的發展,中國的重工業都是在這個浪潮中發展起來的,這對于促進國家重工業的發展至關重要。同時它能夠一定程度把超發的貨幣導入到實體經濟中去,很多當時的企業家都是通過抵押房產來解決流動資金的問題的。

但是也有缺點,就是當房地產的漲價速度太大的時候,你拿房產抵押換來的錢就不投資于實業了,你還去再買房子。

08年金融危機,其實只是外傷,內傷還不重,但政府可能是賑災抱小孩太賣力氣了,一慌神,把這個泡吹的太快了,注意泡沫大其實沒關系,真正有問題的是吹的太快了。

這個時候房價快速上漲,導致房地產行業沒有像以往那樣,把超發的貨幣導入到實體經濟中去,而是再一次導入房地產中去,形成了一個惡性循環。這才是真正的內傷,實體經濟的寒冬開始了。10-13年三年之間,中國民營制造業因此倒閉了26%,經濟就此失控。

好在新政府終于及時上臺,為了解決眼下的產能問題,讓那些靠套利發家的人不至于死的太快。我們開始搞一帶一路,消化被過剩產能。

但是這個不解決根本問題,我們還是需要找一個新的通道,把超發的貨幣擠進去,同時讓二元套利的一代企業家退出歷史舞臺,讓高素質人才頂上來。

這個通道就是股市。

大家老把政府想的很邪惡人,認為拉高股價就是為了割韭菜,其實這是不對的。

事實上,美聯儲主席格林斯潘就是通過量化寬松超發貨幣,然后用一定的手段把貨幣導入股市,所以你看到美股總是上漲的。不是因為美國的公司就比中國的好,而是因為美國的股市一直在承接超發的貨幣。

所以我們也決定學這一手,把股票的泡沫吹起來,把房地產的超發貨幣吸進去,這就是中國目前最大的機遇,資產的證券化。

吹股票的泡好不好,不知道,但是配合上另一樣手段,就變成了一步好棋,它叫做創新創業。

創業是為了什么?情懷?扯淡,反正兔哥屁顛屁顛的跑去總裁班講課、做管理咨詢、投資,還在這寫文章給你們看,都是一個目的,為了賺錢。

如果二級市場能夠承接超發的貨幣,泡沫吹起來,意味著創業公司的價值就會被高估。

你看到現在許多傻逼一樣的公司,沒什么高新技術,就是一點不靠譜的故事,都能融資好幾千萬,就是這個原因。

你回憶起來沒有,跟若干年前那個賣茶葉蛋的一樣,他們承接了定向超發的貨幣,所以發財了。

創業公司的價值被高估,有一個好處就是,如今的創業者不一定真的需要把生意做得多成功多賺錢,也能通過預期和超發貨幣的助推,提前獲得巨大的財富。

比如京東,到現在還沒盈利,東哥卻可以財務自由,去泡奶茶妹,就是因為這個超發貨幣的紅利。

這樣一來,為了追逐二級市場被高估的價值,原本在二元化套利的資本會大量涌入一級市場,你看到許多老的企業家把公司關掉該做投資就是這個原因。由此創業變得相對容易,大量優秀的年輕人會進入創新創業的隊伍。

順便提醒各位一句,創業真的是很難的,如果沒有足夠的心理準備,還是留在二元化套利的組織里為好。

所以猛拉股市,加上雙創,這原本就是一套組合拳,讓超發的貨幣從二元化套利的老一代企業家手中,灌到高知識的年輕人手里,讓有創新能力的年輕人獲得財富,是這一屆政府的目的。

只有激活這些年輕人的創造力,才能繼續經濟的增長,才能實現大國崛起,靠那些只會喝酒送禮的老家伙 “撐起民族工業的脊梁”,是沒戲的。

所以我一直認為,習李政府的戰略水平,很高,真的是很高。

但是由于一些貪婪的趙家人以及他們附庸的財閥和莊家們,這個吹大股市泡沫的努力失敗了。

2015年一場人為的股災,影響了國家戰略,也澆滅了中國崛起的火種。

于是習大大很生氣,后果很嚴重,金融圈里很多常年坐莊的人都被抓了。

而這次國家隊救市,事實上是中國政府第一次有組織的將超發貨幣直接灌入股市,這是一個歷史性的轉折。

股市沒有拉起來,但是國家也不會允許房地產進一步上漲,因為這個泡沫拉動的是產能,是二元化套利,不是創新,不能帶來持久的繁榮。

所以可以預期的是,在 2016年,政府會再一次拉升股市,把泡沫吹大,同時搞活金融市場,把超發貨幣灌進去。

否則兩創就失敗了,改革就失敗了,這一屆政府也就失敗了。

生死存亡間,正有我們游走投機的機會,富貴險中求。

至于買什么股票,我不知道,但是既然是組合拳,我們就可以反推,政府到底想拉動哪個方向的創新創業?他就一定會吹大這個方向的泡沫。

你翻翻今年所有的政府文件,就能發現這個秘密,它叫做《中國制造2025》。

國際上,美國鼓吹工業互聯網,德國站臺工業4.0,這是一個絕佳的股市拉升題材。而且中國是世界第一制造大國,互聯網第二強國,這個方向能夠利用既有的優勢,實現經濟的持續增長。此外,工業是一個封閉的市場,互聯網是一個開放的市場,工業的互聯網化進程中,同樣會出現一個二元化套利的機遇。

所以就是它了,政府一定會把水灌進去。

比如沈陽機床,據說連工資都發不出來了,但是因為工業互聯網數控機床的概念,股價卻十倍以上的飛漲,就是這個原因。二級市場的飛漲,能夠帶動一級市場數控機床的創新創業,這個買賣值。

工業互聯網現在對中國來說已經不僅僅是一個科技發展的方向,更是一場必須打贏的經濟戰爭。

所以兔哥選擇工業互聯網,從來不是因為什么高新技術,也不是因為什么未來已來,而是因為兩個原因。

1.封閉的工業市場和開放的互聯網市場中間,存在二元化套利的機會。

2.工業互聯網會成為國家貨幣定向超發的承接物,并因此獲得超過其實際價值的收益。

工業互聯網,2016,機會難得。

你可能喜歡

我們可以幫助您,請聯系我們 0431-86887640

為您提供最專業的售前咨詢,及最優質的售后服務。

宝石女王头奖游戏